中國移動5G建網思路淺析

光纖在線編輯部  2019-07-22 12:33:02  文章來源:綜合整理  版權所有,未經許可嚴禁轉載.

導讀:在中國移動5G網絡部署過程中,需要從組網架構、場景覆蓋、關鍵產品特性及業務保障等多個維度來綜合考慮建網策略,在保障5G網絡順利部署的同時,兼顧4G網絡性能。

作者: 陳濤 中興通訊

隨著產業的不斷成熟,5G在國內商用的時間點越來越近。中國移動已經開始考慮5G的規模試點和預商用,北京、廣州、上海、武漢、杭州、蘇州、南昌、福州等城市皆展開了5G規模試點,為5G商用做準備。中國移動在2019年整體的建設節奏是實現5G全方位引領,面向2020年5G規模商用,2019年驗證端到端關鍵技術與性能、異廠家互通能力,摸索網絡建設、組網及運營經驗,推動產業成熟,培養儲備人才。

中國移動5G建網關鍵需求

在中國移動5G網絡部署過程中,需要從組網架構、場景覆蓋、關鍵產品特性及業務保障等多個維度來綜合考慮建網策略,在保障5G網絡順利部署的同時,兼顧4G網絡性能。

-2.6G 移頻及頻譜共享:5G時代中國移動在2.6G頻段上的頻譜資源進一步豐富,獲取了2515~2675MHz共160MHz的大帶寬。中國移動需要考慮如何利用這160MHz的頻譜資源做好4G/5G網絡的協同發展,在順利開展5G業務的同時,兼顧4G近兩年流量持續增長的需求。

-組網架構選擇:考慮到實際5G網絡發展及國內市場競爭的需求,且根據產業發展成熟度的整體情況,中國移動采用不同的組網架構來適配不同網絡發展階段的需求。

-錨點選擇與建設:在NSA架構中,錨點選擇直接影響了網絡性能、用戶體驗及網絡維護復雜度。中國移動需要基于各省份地市不同的網絡現狀,選擇最合適的4G網絡做錨點。

-基于場景的產品導入:中國移動5G發展有室外宏覆蓋、室外熱點覆蓋、室內覆蓋及高鐵高速四大覆蓋場景。在多場景下,對網絡容量、覆蓋性能、部署條件的不同需求導致了對產品形態要求的差異,比如宏站64TR的引入、傳統室分及隧道場景下DAS RRU的引入、智能室分的QCell以及熱點場景的4.9G AAU及PAD等。

-語音業務:語音仍然將是移動通信最核心的業務需求,將持續在運營商營收中占極大的比重。如何保障為移動終端隨時隨地提供高體驗的語音服務,運營商需要慎重以對。

除了以上幾個關鍵需求,中國移動5G建設還有一些其他需求,比如C-RAN部署、MEC部署、節能方案等,這些需求將體現在中國移動5G建網的整個過程中。

中國移動5G建網策略

中國移動的5G網絡發展總體可分為如下三個階段:

-第一階段:2019年啟動5G部署,整合網絡發展必備資源,驗證網絡商用性能;NSA/SA同時部署,進行友好用戶放號,向業界釋放SA的明確信號。

-第二階段:2020年步入5G網絡規模建設階段,eMBB用戶開始規模發展,同時全面部署SA。NSA到SA的過渡期采用SA/NSA并存組網,解決前期NSA單模終端無法接入SA小區的問題。

-第三階段:行業用戶發展階段,5G行業用戶實踐,豐富5G商用模式。

網絡整體組網架構

在中國移動5G建設過程中,將經歷NSA、NSA&SA、SA三種形態組網架構,滿足不同階段對網絡的需求(見圖1)。



NSA組網架構

2019年中國移動的NSA部署分為兩個階段,第一個階段為早期示范階段,為了在5•17國際電信日實現5G率先發布,采用新增vEPC的方式進行NSA網絡及業務示范,從而避免早期的示范對現網4G網絡的影響;第二階段為5G預備商用階段,對現網的商用EPC進行升級支持NSA組網,實現5G的規模預商用。

中國移動早期NSA的網絡建設方案選擇了Option 3系列架構,優勢如下:不需要部署5GC,投資成本低;LTE eNB不需要升級成eLTE,工程簡單;芯片2019一季度成熟,終端面市早。

SA組網架構

如前所述,中國移動啟動SA的網絡部署也在2019年。因此在實際的網絡建設中,也需要考慮SA的組網架構落地,比如5GC的部署和對接需要提前考慮。

SA相比于NSA,其優勢是網絡建設一步到位,網絡體驗最優,對現網4G影響最小,同時也便于研究開展新業務。SA的劣勢是產業成熟度較NSA來講略低,包括標準和終端進展,但是這種差距在逐漸縮小。

SA網絡部署中,考慮核心網大區制建設的策略,在實際建設中要考慮本區域的UPF下沉及建設,避免數據流的迂回給傳輸帶來太大的壓力以及影響業務體驗。運營商需要提前為UPF下沉提供資源配套,如空間、電源和傳輸等。

NSA&SA混合組網架構

2019年中國移動采用NSA建設5G網絡來占領市場高地,前期友好用戶放號采用NSA單模終端,待到2020年中國移動發力建設SA網絡時,這部分終端就面臨著收回替換的問題,這將對中國移動的品牌運營以及運營成本帶來較大的沖擊,因此發展NSA&SA混合組網的建網模式是從NSA到SA演進必經的一個階段。從NSA到NSA&SA雙模組網演進中,基站側不需增加硬件資源,只需升級軟件和配置即可,核心網增加5GC,配置從RAN到5GC的路由即可(見圖2)。




2.6G移頻及頻譜共享

中國移動2.6G移頻的基本策略是將原有4G的2575~2615MHz的40MHz頻譜逐步上移到2635~2675MHz的頻譜上,從而實現在4G/5G協同發展階段保證NR最大100MHz載波帶寬的5G業務體驗,同時保障未來2年內4G網絡流量持續增長過程中,2.6G的TD-LTE網絡仍然有3個LTE載波提供容量保證(見圖3)。


在2.6G的移頻過程中,考慮到終端對高端20MHz頻譜的支持能力以及2635~2655MHz電信清頻的困難,為保證在局部省份或者地區仍然能提供4G最大3載波的容量提供能力,中興通訊提出了4G/5G頻譜共享方案,根據4G/5G網絡實時的業務情況共享2575~2615MHz的原D1/D2載波。

NSA錨點選擇策略

NSA錨點選擇對比如表1所示,無論從標準、系統、芯片及終端成熟度上來分析,還是從覆蓋容量上來對比,1.8G FDD LTE與1.9G TD-LTE在作為NSA錨點尚具備較大的優勢,因此在NSA建設中,中國移動可以根據省份具體情況選擇不同的錨點策略:對于TF同廠家的場景,選擇覆蓋好的錨點網絡,對于TF異廠家,選擇1.9G TD-LTE作為錨點,保障業務連續性的同時,簡化運維復雜度。

當然,后續隨著產業鏈的進一步成熟,2.6G、2.3G TDD同樣也可以作為NSA組網的錨點,形成多錨點的組網架構。

NSA分流策略

中國移動5G網絡的NSA架構下,選擇基于Option 3X的組網,在5G網絡初期部署中,建議分流策略是支持下行分流,上行暫不具備分流功能。

但實際建網中,我們不建議采用3X來進行X2口分流,原因是在NSA終端數據業務過程中,4G由于受單發及頻譜帶寬等因素的制約,對實際的業務流量貢獻不大,另外一個原因是如果采用分流可能導致兩條路徑亂序,致使終端和基站PDCP的重排序緩存增加,使得應用層速率大幅波動。

4G/5G語音方案

NSA下,LTE和NR采用雙連接模式,通過4G VoLTE提供語音業務,出了4G VoLTE覆蓋區,通過eSRVCC切換到2G/3G語音網絡;如果所在區域的LTE尚不支持VoLTE,則可通過CSFB回落到2G/3G網絡,由2G/3G提供語音服務。

在SA架構下,如果5G部署了5G VoNR,出了VoNR覆蓋區域,可以切換到4G VoLTE;切換到VoLTE后,后續的語音業務由4G接管。若5G初期沒有部署VoNR或5G暫不提供VoNR業務,可以通過EPS fallback回落到VoLTE,回落到LTE后,后續的語音業務由4G接管。

長期以來,中興通訊與中國移動保持了密切的合作,從設備規范、功能測試、性能的外場驗證到產業推動合作等。未來中興通訊將一如既往地積極響應中國移動5G網絡建設的需求,從產品、關鍵技術創新及建網上與中國移動展開更深、更廣的合作,以終為始,持續巔峰之路。
關鍵字: 中國移動 5G NSA
光纖在線

光纖在線公眾號

更多猛料!歡迎掃描左方二維碼關注光纖在線官方微信
微信掃描二維碼
使用“掃一掃”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。
百人牛牛应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