由Finisar CEO辭職聯想到:光器件研發項目管理

光纖在線編輯部  2019-08-07 14:04:41  文章來源:綜合整理  版權所有,未經許可嚴禁轉載.

導讀:這幾天一個很不起眼的消息震動了我:Finisar的CEO Michael Hurlston辭職并得到立即批準。 這讓我不得不出來說說II-IV和Finisar合并的事。

作者:Leo
8/7/2019,這幾天一個很不起眼的消息震動了我:Finisar的CEO Michael Hurlston辭職并得到立即批準。 這讓我不得不出來說說II-IV和Finisar合并的事。 

    II-IV和Finisar合并的消息傳出來以后,業內多數人士很震驚,尤其是Finisar的一萬三千員工,他們和我一樣,根本沒有想到Finisar被一個銷售額還沒Finisar大的公司收購,因為過去的諸多傳言,我們想象中Finisar的收購方,應該是思科、蘋果之類巨型公司,估計誰也沒有想到II-VI會收購。 大家都在想為什么啊? 好多不明就里的人都在胡猜,其中最流行的說法是“強強聯合,這是最大的無源器件公司和最大的有源器件公司的合并“。 這簡直就是瞎扯,II-VI有幾個銷售額是來自無源器件?稱II-VI是個光纖器件公司都勉強,準確地說, II-VI本質上是個材料公司, 連他們公司的網頁首頁上都說了: Material That Matters。(材料重要!)。 正是因為做基礎材料,所以公司的毛利率比較高,當然市值也比較高,這才勉強有能力收購Finisar而不是被Finisar收購。 

   好了,現在的問題是,到底為什么Finisar要出售? 要是自己不想賣,誰也買不了你,Finisar的新CEO上位一年不到,職業生涯首次做CEO,屁股還沒坐熱板凳就賣掉,這很不尋常,所以,出售Finisar的主意一定是來自董事會,而董事會的關鍵人物,就是前CEO Jerry Rawl, Jerry 要出售Finisar,根本原因是他失去了對Finisar的控制權。 。

    這里要多說說Jerry,Jerry是德州人,是個2.03米的大個子,他說他小時候的志向是當籃球運動員,這才配得上這個身高,他是光通訊行業中身高最高的CEO,恐怕也是籃球水平最高的CEO。 他在Finisar剛剛成立的時候就加入了公司,算是聯合創始人,后來他取代創始人Frank Levinson擔任了CEO,長期以來他一直在這個位子上,哪怕2008年和Optium合并之后讓位給Optium的CEO Eitan Gertel,他也還擔任Executive Chairman,等于還是最后決策人,直到Eitan待不住了走人,他又回來當了CEO。盡管Jerry在Finisar的股份已經小的可憐,但作為一個創始人,Jerry對Finisar付出的心血絕不是一般職業經理人可以比的,Finisar就和他兒子一樣,他是不愿意輕易放手的。 問題是,Jerry是1945年出生,年逾70,總有退休的那天,公司內大家都認為Jerry選定了銷售和市場VP Todd Swanson作為接班人的,可是,天有不測風云,2017年Finisar的業績很糟糕,股價一路下滑,終于董事會熬不住了,要讓Jerry退休,在繼任人選上出現了分歧,似乎很多董事并不希望Jerry選定的Todd接任,最終聽說是通過投票的方式選定了Michael Hurlston。 投票這一行為,等于將Jerry的推薦限制在了一票,Jerry那種失落的心情是可想而知的,如果Todd在位,他還可以繼續施加影響力,而Michael這個半路殺出來的程咬金是完全不會聽Jerry的。 果然,Michael上任后對Finisar做了重大改革, 把Finisar分成了4個事業部,把研發和工廠也分開了,公司變成了縱橫結構幾大塊,中國區總經理Li Xu (許力耕)晉升,掌管了最大的事業部,等等等等一大堆變化,這些變革Jerry是否喜歡我們無從而知,但常理推斷是不會喜歡的。Jerry雖然也有些正規軍的管理思想,但骨子里他還是個草根創始人,草根創始人的邏輯還是“出貨第一,管理第二”, 這些縱橫分割式的花哨改革,看著時髦,相信Jerry不會喜歡。所以,很可能Jerry聯絡董事會中的幾個關鍵董事,再加上有董事和II-VI有很深的聯系,估計就把這個交易做成了,等于把新CEO Michael耍了一把。這里,投票選擇Michael當CEO到投票把Finisar賣給II-VI這兩項互相矛盾的選擇上,估計有董事出現了“叛變”,對這兩項都投了贊成票,才導致出現了這種讓新上任CEO的尷尬的局面,當然也不排除收購方給了Michael大筆鈔票,讓他同意賣出Finisar。 

    現在這個合并案遙遙無期,估計Michael也明白,只要Jerry在,即使合并不成功,他的CEO也很難做,所以干脆掛冠而去, Todd終于成為了聯合CEO,雖然是臨時的,卻很有希望做成正式的,為啥? 因為這個合并需要得到中國政府審批,在目前貿易戰的惡劣情勢下,商務部是不可能立即批準的,要么拖,要么否決。 這樣的話,II-VI只有等待,而Finisar的股東和員工現在可不想合并了,因為現在Finisar的市值已經超過II-VI,想合并后撈一筆就跑的人早就可以跑了,留下的股東人更愿意看著Finisar繼續以獨立的公司存在。 總之,一旦被拖很久或者被否決,Finisar就會回到Jerry-Todd治理天下的局面,這對現在Finisar的管理層是個好事情,畢竟大家都是老人,互相熟悉,但是,面臨大量中國公司的進攻,Finisar原來的“頂天花板“模式(也就是不停地創新,不停地做新產品,同時不停地放棄老產品)已經越來越難走了,如果不再進行變革,恐怕下次還會被收購一回,屆時可沒有這次的運氣了, 而對Finisar這種三十年的老牌公司,最難的事情恐怕就是變革,雖然辦法還是有,“大象跳舞”的成功例子也不少,但我有點不看好,我相信Jerry是全世界最在乎Finisar的人,也相信Jerry會為Finisar鞠躬盡瘁死而后已,但大勢所趨,機會更愿意光顧新的公司。 

    現在換個話題,我們研討一下,站在Jerry的位子上想想: 如果你是Finisar的CEO,你要怎樣把Finisar做的更好? Finisar的全局變革不敢說,我們去說是“胡說八道”, 但Finisar有個少見的特點:設計上的高標準。 很多Finisar的供應商都知道,Finisar的訂單雖然價格高,但要求也高,其他人放低要求也能用的東西,Finisar用不了。 光這一點就導致Finisar的產品成本綜合看是全行業最高的之一(我懷疑是最高的,但沒有考證過,所以加上“之一”),還要加上30~40%的毛利率,那就是天價了,有幾個人買? 所以,Finisar的研發要轉向,兩個目標:快速研發+為低成本而做研發。 快速研發是搶市場,低成本的產品是占住市場的,Finisar的研發項目必須成本低到可以管理費用吸收進去后還比競爭對手低,這才能玩。Finisar不缺能人,但能人的價值要表現在他們創造的價值上,所謂創造的價值,對Finisar的很多產品而言,就是低于競爭對手一大塊的成本,做不到這點,能人就沒有存在的意義。 至于研發速度,慢是大公司的通病了,但做好研發流程管理,快速研發其實并不難,只是很多人不相信快速研發是可以做到的,你都不相信,它自然也不會發生。關于流程管理的理論和知識,那有無限多種,這里不細談,但Finisar真該研究一下選擇合適的。 總之Finisar在內部的研發管理上還是很多文章可以做的,研究一下搶他單最兇的旭創,或許會有很多啟發。 

    聲明: 盡管文字中對Jerry的心思做了些猜測,但不要誤會,Jerry所作所為其實還是公司政治的一部分,這無所謂對錯,股東和代表股東的董事的決定就是最正確的。作為Finisar的畢業生,我非常敬佩Jerry,他那種事業心、洞察力和自我約束力是我們很多人所缺乏的。 同理,II-VI雖然是一家我不太熟悉的公司,但因為我熟悉II-VI中國區的高管,這讓我也對II-VI充滿敬意,祝福II-VI,祝福Finisar,也祝福我在這兩家公司擔任高管的好友們。 
關鍵字: Finisar 研發項目 II-VI
光纖在線

光纖在線公眾號

更多猛料!歡迎掃描左方二維碼關注光纖在線官方微信
微信掃描二維碼
使用“掃一掃”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。
百人牛牛应用